首页 麻雀依人 下章
十、缴情过后
马隺惊呼一声,已来不及阻止,有了水的润滑,萧黎忻手指进出更是方便,另一只手按在花蒂上轻捏着,沿着花瓣前后轻刮。

 马隺一只手捂着嘴,一只手抓着萧黎忻捣着她下体手掌的手臂,在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。

 “唔…不要。”萧黎忻含住马寉圆润的耳垂牙齿轻咬,舌尖轻,马隺渐渐松开萧黎忻的手臂,搭载他的大腿上。

 萧黎忻搬过马的身子,正对这她,让她慢慢坐上他的刚。当刚抵到了口时,马隺从未如此期待过一个男人的进入,将部向下去。

 “宝贝!我们再来一次好吗?”萧黎忻将脸贴在马耳边,煽情说道,马隺点点头,声音有些压抑有些娇媚还有些急迫:“好…”萧黎忻一个用力,将马的部按下:“阿…”在感觉到紧致后,萧黎忻不由“呵…”的一声足的低叹…一手抬起马隺的下颚,吻上了鲜的粉

 现在连轻了一番,甜美的滋味不让他失神,竟在马隺上咬了口,马隺吃疼地松开牙关,萧黎忻长舌串入,双手捧起马的俏脸,小心翼翼在檀口内邀请香共舞。

 马隺怎能抵挡得住甜美的惑。浴室内弥漫雾气,让两人看起来如梦似幻,这一刻他们的结合是那么的美好,显得不真实。

 “啊…不要太用力。”马寉头向后退了退,松开萧黎昕的,哀求着説道,萧黎昕踹着气“宝贝!这个我可控制不了。”说着抵住马寉的脑,再次吻住她。

 浴缸内的水被两人大幅度的动作溢出,霎时谁声四起呻不断,马寉双手紧紧攀在萧黎昕身上,任萧黎昕着她的舌,下体用处戳着,被封住的发出口齿不清且极为煽情的呻

 乎感觉到下体有大量的出,马寉猛地推开萧黎昕,仰起头大叫着“啊…不要了。”萧黎昕也不好过,虽然已经有了的冲动,却不忍离开那紧致的甬道。

 “宝贝…再等等,我们换个动作。”说着就拉着马寉站起身,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,面对着自己,擡起马寉一条腿挂在间,一手拦住马寉的,让两人的下体更贴近,打开花洒,未免两人着凉。

 透亮的水珠滑过马寉的尖,或滴在了萧黎昕的麦色肌上,水珠汇成水痕冲洗着两人相接的私处,随着萧黎昕每个入,进入马寉花内。

 萧黎昕地下脑,轻马寉是水珠的绵,留下的痕迹已分不清楚是来自花洒还是萧黎昕的津

 “啊…慢点…痛。”马寉娇呼着“真的痛吗?宝贝告诉我,你是不是只感觉到痛?”萧黎昕的巨龙在马寉体内不停变换方位。“啊…”“告诉我,宝贝!”“不要…”“看来宝贝是真的不要,那就算了。”话音刚落,作势要拔出巨龙“啊…不要。”说话闲,马寉已经伸手抓住萧黎昕正离开的刚,抵在道口。

 “啊…原来让我不要离开啊,宝贝真热情。”萧黎昕轻笑一声,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戳入。

 “唔…”马寉这才反应到刚才的行为如同女般,顿时后悔不已,哀怨地睇了萧黎昕一眼,这男人老爱耍她。

 “再忍忍·…很快就好了。”萧黎昕沙哑道“唔!”马寉无声回应,如同相处了很久的恋人般,配合得如此默契。在马寉无法压抑的呻,萧黎昕终于得到了释放。

 第二天早上,马寉很早就醒了,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黎昕,只好一直装睡,在萧黎昕留下一张纸条告诉她下楼去买早餐后。

 听到关门声,马寉急忙由上跳起来,由萧黎昕衣柜里拿出衬衣及大短套上后,急急忙忙下了楼,招了辆的士飞快离开了。

 其实萧黎昕也猜到了马寉会不知何如去面对他,可是怎样也没想到,马寉会迅速成这样,好像他萧黎昕是吃人的恶鬼版,将早晨放在客厅。

 回到卧室倒在上,被子里还残留着马寉身上甜美的气息,萧黎昕烦躁地站起身,发现不止是被子,整个屋子都是。

 萧黎昕更加后悔昨晚带马寉回家的决定,打了个电话约了清洁公司做清洁后,决定回家去陪爱唠叨的老妈子。

 而马寉回到家直奔浴室,淋着花洒不停拍打着额头,气恼自己怎么会饥不择食,像萧黎昕那样的男人就应该有多远离多远。

 或许还是对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耿耿于怀吧,马寉到不是记恨萧黎昕什么,只是想到那天她的形象,马寉就有想拉萧黎昕去洗掉那天对她记忆的冲动。  m.YIrEnXs.cOm
上章 麻雀依人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