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麻雀依人 下章
楔子
凌晨两点半,山脚下停这一辆银色的奔驰,正在前后晃动这,车后座位一名女子正半躺着,一名男子在她身上猛烈送着,女子仰着头微张着:“啊…你能慢点吗?啊…痛…”

 男人埋头苦干这,对女人的话充耳不闻,手指伸到花蒂处或轻或重地按着“啊…”女人承受着刺,手臂向后紧紧按在玻璃车窗上,手掌上的体温在玻璃窗上留下了一个手掌型的晕。

 男人茎,用手扶住,在道口摩擦打圈,另一只手在女人部上着“现在呢?好些了吗?”男人沙哑说道。

 女人闭上眼睛,点点头,下身开始承受凶猛的撞击“啊…再快些…”

 女人的软软说道,声音不大,却足以惑每一个正常的男人。“我快了。你呢?”男人凝视这女人清纯娇媚脸,加送的力道。

 “我快了。”女人眯着眼答道,男人一听毫不犹如大力戳入,两人相接的私处立马发出了“扑哧”“扑哧”的声音。

 女人只自觉眼睛一片空白将头头仰得高高的,长长地“哈!唔”一声,摊在了座椅上。

 半响两人穿戴整齐换到了主座位,男人专注地开着车“下次什么时候?”女人沉默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没有下次了。”

 男人轻笑一下,并不在意,却还是追问到:“为什么?不吗?”

 “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女人固执地说着,其实是否真的拒绝他,抗拒他的惑,她也不太肯定,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 他们分手一年后居然发展到伴侣的关系,女人始终觉得这样的关系有些不可思议,心里多少有些排斥这样的关系。

 男人也不再多说,知道至少在这个女人面前。不可能遭到拒绝,他了解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,去到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下,躺在上马隺失眠了,突然觉得孤单。

 五年前父母车祸去世,那时候马隺才18岁,难以想像当时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活着,马隺一蹶不振时遇到了甄辉。

 两人由相视到恋爱短短一年的时间,那是马隺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,一年的时间马隺有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,对这份她投入的很深。

 曾经坚信自己将会是甄辉的最后一站,如今两个却是以伴侣的身份相见,对于这样的关系马隺一开始就是排斥的,为什么却偏偏抗拒不了甄辉的惑呢?

 四年的时间足够马隺去忘记这个男人,有些时间习惯后便很难改变,独自一个的四年,每天已经习惯去回忆过去与甄辉的点滴,马隺靠着这些回忆活了整整四年。

 悲哀的是,当活生生的甄辉站在马隺面前时,她却没有任何感觉,马隺这才发觉原来已经不再爱他了,心心念念的只是回忆里自己想像出来的甄辉…

 五年前父母过世时,马隺18岁,刚高中毕业,因无法承受父母双亡的打击,没有在继续学业,曾经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一个多星期,感觉不到冷暖饥饿,最后还是亲戚撞门将马隺送到医院急救。

 在医院里,双眼含泪劝马隺要好好活,不能让过世的父母不得安身。马隺看着憔悴的想着父母过世伤心的岂止是自己,更是伤心,自己又怎忍心让年迈的承受更多的痛苦呢?

 父母留给她一栋7层楼高的房子,并不是家里多有钱,在这个城市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自己几层楼的房子是司空见惯的。

 在物价房价飙升的年代里,马隺的生活是安逸的,至少不用为一三餐奔波,除了一个月能收到一两万的房租,还能赚到一些优渥的稿费,加起来接近三万,只要对生活要求不高,每个月这点钱加起来足够养活马隺一辈子了。

 马隺是名网络写手,在一家成人网站专门写情小说,有段时间独自在家无人管,马隺光明正大在家A片,情小说,积月累慢慢累出来了不少字,最初马隺觉得男女之间那些做做的事,除了做可以形容,就只要“。”

 二字可以比如两人,想不到现在自己居然能将这两个字长篇大论几千字,甚至上万字马隺还是举得不可思议的。最近马隺收到读者反馈时候马隺的情小说太过老套,题材不够新颖。

 要求都写些OL上班族内的情小说,无奈为留住读者们的眼球,只得足读者们的口味。马隺对上班族并不了解。

 她连班都没有上过,每天不睡到照三竿不起,晚上不到三四点睡觉,有些写过小说的人都知道,越是夜深人静时,越是思泉如涌。

 为了接明天的面试,马隺破天荒地早早爬上了,原本以为太早会睡到着,意外地倒下就睡得不省人事了。  m.YirEnXS.CoM
上章 麻雀依人 下章